《渝李文集静日书 -- 烫暖爱情的牛肉汤》

JerryXia 发表于 , 阅读 (436)

发布于:2006-9-2 14:37:22

[老田巷子的牛肉汤]

叶小槿在老田巷子的一家快餐店吃晚饭。她要了一碗热热的牛肉汤,白瓷汤碗上漂着碎碎的细葱粒和香菜叶子,袅袅的白雾拂着鼻尖,暖出一点汗来。

叶小槿饿昏头了,满满一勺米饭直倒进嘴里,草草嚼上两下,再端起白瓷汤碗咕嘟咕嘟猛灌下几大口。嗷!她咧大嘴巴歪了眉——舌头烫掉了。

这时候她最不希望见到的人出现了。她眼睁睁看着秦歌满脸堆笑向她走过来,一双大眼睛因为她夸张的面部表情眯成了缝,嘴角还隐忍地抽搐着,防止对她的糗样发表不人道的批判。

他站在叶小槿面前,一米八零的身高背着灯光投下一片巨大的暗影,把叶小槿牢牢实实笼罩起来。然后敲敲她的头:傻妞!

叶小槿把头埋下去,再埋下去,一直到快贴上桌面。天呐,为什么每次出现这种毁坏形象的事情,都会恰好遇见秦歌呢?

叶小槿还在羞愧哀叹,秦歌已自发自动坐到她对面端起汤碗海饮起来。她心疼的听到他喉咙里发出了咕嘟声,却只能巴巴地看着他把那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汤,在五秒钟之内消灭得滴水不剩。她清清嗓子作义正词严状,还没开口,秦歌已经放下碗冲柜台上喊:老板,再来一碗。

[秦歌来追女孩子]

周末的时候秦歌给叶小槿打电话:出来看电影,我有话问你。

叶小槿翻天覆地的在衣橱里挑拣。最后,她心烦意乱的把自己抛到大床上翻滚了几下,长长叹出一口气。

她穿着新买的粉色外套,还化了点淡妆,往镜子前一站,看到绯红着脸的自己,眼睛里亮晶晶的,羞涩的心事昭然若揭。她就这样像一只怀揣了秘密的小兔子,骑着那辆破单车,迎着深冬的大风去赴秦歌的约会。

电影院门口很冷清,叶小槿老远就看见秦歌穿着大红羽绒服站在台阶上,两只手插在袖管里,来回踱着小方步,瑟瑟缩缩活象个小老头。她的心里突然就暖了一下。

秦歌笑呵呵跑过来:冻死我了,罚你给每人买只烤红薯。他冲身后招招手,叶小槿这才注意到,原来还有另外两人。

瘦高个是小六,他身边的女孩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没化妆的面孔很清纯很漂亮。她自我介绍说,我叫柯路,是小六老乡。叶小槿看着她笑起来眼角弯弯的样子,忍不住自惭形秽起来。

小六冲她挥手:小槿,咱们先进去。

小槿呵呵气跺跺脚往里走。在昏暗的放映厅走道上,她悄悄拉过小六问:秦歌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小六在黑暗中转过身,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秦歌呀,是来追女孩子的。

[你问的什么傻问题]

那时叶小槿的心咣当一声,在胸膛左边发出了好大的声响。她的眼在屏幕光线的明灭中突然就涨满了酸涩的泪水,似乎瞬间就要冲出眼眶,凋落进一口深不见底的大井里。

秦歌坐到她身边,把热乎乎的红薯塞到她手心里。这时候电影已经开演,片头的声响很大。叶小槿在热闹的音乐声里偏着头问秦歌:你要跟我说什么?

秦歌的声音难得扭捏起来:小槿,柯路说她喜欢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叶小槿觉得眼泪真的快要落下来。她把渐渐冷掉的红薯紧贴在脸上,狠狠一吸鼻子,瓮声瓮气回答道:你问的什么傻问题?看完电影送她回家啊笨蛋!

秦歌气急败坏:叶小槿,到底谁是笨蛋啊?你是要我和柯路在一起吗?

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看上你就不错了。叶小槿说,你这笨蛋害我这么冷的天出来,你看我都感冒了。说完她狠狠咬了两口微凉的红薯,正襟危坐,决定安安静静将电影看完,再不开口说一句话。

她听见秦歌在耳边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好久之后,他闷闷的声音传来:待会我让小六送你回家。

那天电影散场后,她不等秦歌开口,便拖了小六去旧货市场上淘CD。小六陪她喝了点温过的啤酒,然后她婉拒了小六送她回家的好意。在深冬的大街上,她像来时一样,迎着刺骨的寒风艰难地踩着单车。怀揣的那个秘密多么容易就破碎了,她想这个冬天,怎么就这么冷啊。

[如果月亮破了]

秦歌和柯路正式恋爱了。

叶小槿常想:为什么我不是柯路呢?我哪怕有一点像柯路也好啊。后来她又想,没有人能像柯路那样温柔漂亮,笑起来春暖花开一样吧。

于是她再也不会在老田巷子吃饭的时候等秦歌从宿舍里跑出来喝她的牛肉汤,也不会再在深夜里发短信让他站到阳台上看星星,更不会再邀他一同打CS直到消灭所有假想敌。她常常一个人骑着那辆快要散架的破单车穿过白雪皑皑的校园,在结冰的湖岸边看孩子们做游戏,或是爬上学校图书馆高高的屋顶,在阳光下把自己摊开来接受温暖的抚慰。

柯路的寝室在小槿隔壁,每天她都能听见隔墙的扩音器里传来管理员的声音:柯路,有人找。她会静静躺在床上,想起秦歌看人时微微眯眼的样子。

很多个夜晚,秦歌会送柯路回来。叶小槿坐在夜风凛冽的阳台上,看他们手牵手从小路的尽头走来,在楼底灯光昏暗的角落里拥抱。路灯打在两个人身上,在背光面投下长长的影子,慢慢地合成一个,很久都不分开。

然后柯路上楼来,秦歌转身离开。她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融进浓浓的夜色里,天上,是一轮黯淡的月亮。有时候浮云会遮住月亮的光辉,这时小槿就想,月亮是不是破了啊,月亮会不会觉得疼呢?

[柯路有点小秘密]

叶小槿想,如果可以的话,她多想那天她不曾去过梅园小树林,永远都不知道柯路的那个秘密。

但她真的看见了,在梅园后的小树林里,柯路和小六拥抱在一起。她站在落光了叶子的大树背后,震惊得忘了要转身回避。

她听见柯路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小六,其实你一直喜欢叶小槿对不对?

小六的声音在晨雾里软绵绵地传来:你和秦歌在一起,还关心我做什么呢?

柯路激动了:你真歹毒小六,你根本不在乎我和谁在一起,你巴不得有这样的结局,你就能放心追求叶小槿了是吧?

小六的胸膛一起一伏的:对对对,反正你最聪明,其他人都是笨蛋!

小槿再也听不下去,扭头跑进树林深处。她不想停下脚步,害怕一停下来就要为傻傻的秦歌心疼掉眼泪。心脏好象不是自己的,发出了闷雷重击后的咚咚声。终于她在一片白雾茫茫中站住,清晨的树林里四顾无人,头顶没有天空和阳光,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叫了两声笨蛋秦歌,就紧紧地捂住了双眼。

[爱你的人哭了]

太阳出来的时候,系上有场足球赛。

秦歌和小六像两匹撒欢的小马在绿荫场上不知疲倦地来回奔跑。叶小槿和柯路坐在看台上一直喊到嗓子变哑。

比赛结束后,柯路去买水,小六回宿舍洗澡,秦歌在场边收拾东西,叶小槿过去帮忙。秦歌抬起头笑嘻嘻地问:怎样叶小槿,我说过只要我参加,就一定不会输。

叶小槿的心深深痛起来,可她还是大大咧咧拍秦歌的头:少臭美,还不是有小六的功劳。

秦歌套毛衣的手停住了,背着小槿粗声粗气地问:叶小槿你说实话,是不是喜欢像小六那样的男生?

小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掉。她埋下头去,紧紧咬住嘴唇,眼睛里热乎乎的,真想冲他喊一声:白痴。

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了一会,再踮起脚尖帮秦歌把毛衣领子抚平。他的毛衣上,有太阳晒过的温暖味道。叶小槿看着这个高个子男生的背影,原来这就是她喜欢了许多年的男孩。

秦歌转过头满脸通红地说:叶小槿,我早知道你这采花贼垂涎小六,怎么样,我去帮你跟他说?

关你屁事!叶小槿说完用力抽出手。他的表情凶神恶煞,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眼睛红红的似乎要喷出火来。叶小槿想你生什么气啊,你有了女朋友就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跟你说话了吗。

她把脚下的足球重重踢出去,扭头就走。秦歌追了两步,用吵架的语气吼她:叶小槿你站住。她的眼泪终于掉下来,砸碎了最后一点伪装。她瞪着兔子一般的眼睛对着他的方向喊:不用你管!

她听见秦歌在身后大叫。可是谁管他呢?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到快要死掉。她一刻不停地向前走,一群附中的孩子经过她身边,吵吵闹闹地争抢足球。她在巨大的嘈杂声中听见秦歌气急的声音:叶小槿,叶小槿……

她不知道他最后说了什么,但是她想这有什么关系呢?那天傍晚,她在球场边的沙地上写着:爱你的人哭了。

[烫暖爱情的牛肉汤]

叶小槿很久没再见秦歌。平安夜的时候,她在学校舞会上看见小六和柯路牵着手在舞池中旋转。

小六看见她过来打招呼,柯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说:那次足球赛后,秦歌就和我分手了。对不起小槿,都是我们惹的祸,你可千万别怪秦歌。

叶小槿的心微微扯动了一下,原来这两个人,拿着秦歌斗气呐。可是这寒冷的平安夜,柯路和别的男生跳舞的时候,秦歌怎么过呢?

她在音乐声中匆匆跑出舞厅。校园的路上没有行人,天空开始飘起大片雪花。她跑得很快很急,砰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长筒靴在雪地里踩得咯吱咯吱响,她想起去年还有前年的平安夜,秦歌就是这样拉着她的手,在深深的雪地里听十二点的钟声。

整栋男生楼都是黑的。叶小槿看着三楼某个房间的窗口,有些失落。

但是一转身,她就看见站在树下的秦歌。也是气喘吁吁的样子,厚厚的棉外套上还落满了细碎的雪花。她看着看着,就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秦歌急了:你别哭啊,我走还不行吗?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我只是,我只是……

他用冻得通红的手挠挠头,热热的呼吸撒在她脸上:叶小槿,我看你一个人跑出来,我只是有点担心你,你别哭了好不好?该死的小六,你等着,我去帮你揍他。

说完他转身就跑,叶小槿心里暖烘烘的,在他身后喊:笨蛋,你要去揍谁?我又不是因为小六才哭。

秦歌愣在那里,她走过去,抹着眼泪问:你为什么和柯路分手?

秦歌的脸涨红了:我心里喜欢别人,怎么还能和她在一起?

叶小槿突然笑起来,有一种模糊的喜悦的预感。她擦干眼泪,理直气壮地问:你喜欢上别人,还敢去揍小六?你不知道小六现在是柯路的男朋友了吗?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揍他呀。秦歌气势汹汹地冲她大吼:叶小槿,你是猪脑子吗?这样你和小六就不能在一起了啊。

谁说我要和他在一起?叶小槿把冻僵的双手塞到他的手心里。我喜欢的那个呆瓜,又不是小六。

秦歌的嘴在那一刻越张越大,终于忍不住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叶小槿,难道你喜欢的人是我?叶小槿狠狠踢他一脚:小声点好不好。

他咧着一张大嘴笑得春光灿烂,眼睛在鹅黄色的路灯下闪闪发亮。

十二点的钟声在这个时候敲响了,宿舍的楼顶有人在放烟火。叶小槿看见小六和柯路远远地站在小路尽头,冲她开心地挥手。

她拉着秦歌的手向他们跑去。这个下雪的平安夜,她决定要和大家一起,去老田巷子里喝一碗烫暖爱情的牛肉汤。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