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李文集静日书 -- 丢失的U字》

JerryXia 发表于 , 阅读 (515)

发布于:2006-8-26 15:02:54

1

电视里放着千篇一律的偶像爱情剧。不用看,铁定又是碧浪白沙,椰林摇曳,英俊潇洒的男一号牵着美丽忧伤的女主角。当然,画面要唯美,音乐要煽情,女人脸上要流泪,男人眼神要深邃。

麦笛极为不雅地打了个呵欠,拍拍屁股站起来对夏飞说:“我走了。”

愣头愣脑的夏飞赶紧也站起来:“咦,再多坐一会儿吧,我去烧两个好菜。”

麦笛无聊地瞥了一眼电视屏幕:“下次吧。”

夏飞就有些委屈了,把他那颗硕大的脑袋耷拉下来抱怨道:“总是下次,陪我吃顿晚餐,真有这么困难?”

麦笛看着他没精打采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想了想说道:“那不如我们约杨鹏程一起去外面吃?”

夏飞瞪了一下眼,像是要说点什么,却又终于没有开口。然后他放下遥控器,拿起电话开始拨号。麦笛听着电话里隐隐约约传来杨鹏程的说话声,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

2

麦笛时常在想,人和人之间,是需要讲究缘分的,而缘分,说穿了就是有没有那么一刹那,你和他之间火石电光,雷鸣电闪。

凭着这一点,她立刻区分开了她与夏飞杨鹏程的关系。也因此,她可以捏着夏飞有些婴儿肥的脸叫好可爱,却决不会在杨鹏程面前,表现得像一个还含着奶糖咪咪笑的小女生。

投其所好,猎爱过程中的必杀计。谁让她对一个成熟男人特别是事业型成熟男人心动呢?高贵优雅成熟大方,就是匹配这种男人最贴身的剪裁,如同职业套装的黑白灰,简洁的线条之后,蕴藏让人浮想联翩的花式变幻和丰富内涵。

第一次见到杨鹏程,他看她的那种感觉,就好像一道闪电突然击中了旷野中的孤树,劈劈啪啪在她心里点燃一堆心火。当她听着他用纯正的伦敦音做自我介绍并礼貌地称她密斯麦的时候,她偷偷把一颗来不及吐出的九制话梅连核吞下了。

这时候娃娃脸的夏飞站在他身边,额头冒出微微汗水来,正操持着不太流利的英文继续对部门人员做介绍。麦迪用一个标准的淑女姿势站在那里,对着两人端详来端详去,脑子里转了大大小小几个弯,然后在心里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临走时杨鹏程礼貌地对她微笑,夏飞在他身后扮个鬼脸,偷偷擦去额上的汗。两个男人站在一起,一个温文儒雅沉稳持重,一个面红耳赤窘态毕露,麦笛的心一下子就大雨倾盆,响了雷,闪了电。

那个夏天仿佛就在倏忽间变得燥热起来,刮过麦笛心里的狂风挡也挡不住。她对平底鞋牛仔裤超短裙的热爱似乎一夜之间降了温,粉粉嫩嫩的小吊带棉恤衫以及帆布挎包也被塞入了衣柜的最底层。

你要知道,女人若存心改变,衣饰外形一定走先。麦笛烫起了蓬松妩媚的大卷,穿上了款式经典的套装,妆容总是精致,未语必定先笑。每天走进格子间,麦笛费尽心思的梳妆搭配总是引来同事的惊叹,而言语间的谐趣横生机锋暗藏,又会招致满屋人的频频回应。虽然有时候夏飞会在午餐时间里,瞪着迷惑的大眼睛追问她最近是否正常是否恋爱,然而她注意到的只是,杨鹏程开始频频叫她进入经理室。

3

麦笛觉得夏飞问她是否恋爱时的神情,是忐忑不安却又无可奈何的。他的一双眼在那张有些婴儿肥的圆脸上瞪得格外大,就像两只圆滚滚的剥了皮的龙眼。他的头也有点大,头发又很蓬松,鼻头上微微冒出一点汗,双手还紧张兮兮地把一只茶杯搓来搓去,那样子看起来就跟戏剧表演一样夸张搞笑。员工餐厅里,麦笛瞟一眼隔壁桌的杨鹏程,摇摇头发出叹息:“唉,哪里来的恋爱?”这时候夏飞就涨红了脸小声说一句:“看过来,麦迪!”

她却装作没听见,把头埋进米饭堆里去。

其实说起来夏飞并不该得到这样的漠视。论长相,他一米七八的个头衬上稍稍有点超重的体形,大眼高鼻娃娃脸,笑起来憨憨的别提多可爱了。要是说到脾气,麦笛觉得不会有人比夏飞对人更耐心更体贴更谦和有礼了。而到了工作上,他同样也能呼风唤雨进退得宜,眼见着他一路升迁春风得意,却仍然婉拒密斯张密斯王等一干单身女同事的邀约,只想着每日中午带她去楼下餐厅吃工作餐,麦笛想,其实一个女人所要的,也不过如此。

只是若不比较,必定心有不甘,而一旦作比,又不能不尴尬为难了自己。自从遇见杨鹏程,麦笛就想,为什么她越来越无法忍受夏飞时时暗红衬衣墨绿裤子的错乱搭配?又为什么越来越讨厌他同她讲话紧张到口吃冒汗手足无措的傻样子呢?

当然,这也不是说夏飞就没有让她感到窝心的举动。比如每次他们一起坐公车,有空位,他总留靠窗的给她;而要是没座位,他胸前的位置就一定是她。那时候的她理所当然扶在他张开成U字形的两臂上,听MP3或是讲电话,对他偶尔的问话也忽略过去,而他似乎怀着对她不敢造次的心理,一路僵硬着那个U字,勿说是拥抱,连发丝也不敢轻碰,直到下车,直到双臂酸掉。

可谁让麦迪遇见了杨鹏程呢,这个看上去挤公车都会像英国贵族的男人,比起讲话口吃鼻尖冒汗而且错乱搭配着暗红衬衣墨绿裤子的夏飞来,胜出得实在是没有任何争议!

4

不过麦笛依旧觉得夏飞是可爱的。比如说在他能够轻易约到杨鹏程与她共进晚餐这一点上。

杨鹏程是个聪明的男人,聪明而又成功的男人总会有些自负。面对公司上下几十号单身女同事的热情邀约,他总是谦和儒雅地说对不起。只有在面对麦笛时,他拒绝的话却充满暗示:“密斯麦是不是有工作上的事?”

于是麦笛就抱着策划案去找夏飞:“晚上吃饭谈吧,不如顺便邀上杨鹏程?”夏飞一愣,麦笛笑起来。

杨鹏程落在麦迪身上的目光是直接的,灼热的。她独立、果敢、洒脱、明快的个性以及优雅机智的谈吐,终于如火种,在他心里轰一声点燃并迅速蔓延了。后来,他们之间的约会再也不用夏飞掺杂其中,杨鹏程甚至为他未曾第一眼勘破麦笛这座宝藏而深深懊恼。

麦笛很快有了杨鹏程的钥匙,用连心锁扣栓着,和自己的钥匙一起。那段时间她有些消瘦了,爱情的快乐击中了她敏感羸弱的心,让她无所适从到仿佛只能依赖脂肪的燃烧来回应这种热烈。

燃烧让她不安,手心里握着这样一个烈火般的男人,自然免不了患得患失日夜警惕。她还未能要到她想要的承诺,无可否认的,就有些心慌气短起来。

夏飞在问过几次麦笛是否与杨鹏程谈恋爱而得到一个神秘的微笑以后,就有些沉默了。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很早便来公司上班,身上的衣服越发不成体统:酱紫衬着土黄,湖绿配了桃红,谁也不知道,那些乌七八糟的颜色是怎么被他挑来穿到身上的,而他甚至还顶着炸炸的头发到处走,让这些夸张到惹人厌的颜色在办公室里四处飘飞。

有时候夏飞会蹭到她桌边,小声问一句:“要不要一起吃午饭?”这时候她总是指着他桃红色的丝光领带笑到胃疼,她问:“你就没有镜子可以照吗?”他窘得耳根都红了,只有悄悄地取下来对麦笛说:“没人告诉我不好看啊。”麦笛被他逗得眼泪都笑出来了。

后来他不再问麦笛和不和他一起吃午饭了,因为大家都知道,麦笛和杨鹏程在恋爱。不过他还是会时常记得放两包九制话梅或几块德芙在她抽屉里,有时候漫不经心摆两本八卦杂志在一堆档案夹中。麦笛知道,这个人虽然不是她最亲近的人,其实却是最了解她的人。

5

麦笛和杨鹏程分手的时候,夏飞离开公司已经两年之久。

他被调到公司总部,然后又去了国外培训。那期间他给麦笛写过很多Mail打过很多电话,跟她讲国外工作的种种趣事,问她有没有想念他,还告诉她女人结婚要趁早,遇上合适的人就要赶紧下单抢购回家。

只是后来他们莫名其妙就断了联系,因此他不知道,两年以后的麦笛,看过无数次婚纱的麦笛,突然就决定和杨鹏程分手。

其实并不是她不想嫁,只是当她兴冲冲拉着杨鹏程的手去看钻戒的时候,杨鹏程说,麦笛,我不想要婚姻。

她一早就知道,聪明而又成功的男人总是有些自负,而自负在婚姻的层面上来讲,就是恬不知耻的自私。后来她听杨鹏程高谈他的过往情史,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他继密斯某某之后的又一个“独立洒脱”的“新女性”。她对他的意义,仅止在恋爱而不是婚姻。她提到了婚姻,于是就让他觉得她突然也变成了一个俗不可耐的“旧式”女人。

可是她知道,无论她怎样说服自己去改变,本质上,她还是那个喜欢平底鞋牛仔裤九制话梅德芙巧克力以及八卦杂志的平凡女孩。遗憾的只是,她在捧着暖炉的时候去向往一座火山,最后却连基本的温暖都等不来。

6

麦笛离开杨鹏程的那天天有些落雨,她在久候不到出租车的情况下挤上了公车,突然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麦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蓬松的头发下面是瞪得滚圆的眼睛,只是鼻头不再微汗。不仅如此,夏飞与她打招呼的时候自然得如同昨日才见过面,再也没有紧张到脸红口吃。

两年了。麦笛在心里惊叹。变得有些瘦削的夏飞,笑起来让麦笛觉得有些像当初见到的杨鹏程。只是,他身边巧笑嫣然的女子让麦笛明白,两年的时光,毕竟已经过去。

那天麦笛在拥挤的公车上看到穿着烟灰上衣米色长裤的夏飞,即使站在这样一个嘈杂的地方,夹杂在这样一群聒噪的人当中,他都能显得如此挺拔。麦笛想起她曾说过身边要站着挤公车都像英国贵族一样的男人,就有些酸涩地笑。当然她也想起暗红衬衣墨绿裤子的那个夏飞,她曾经毫不留情的在心里把他嘲笑为小丑,可是,却有如此聪慧的女子,懂得珍爱并雕琢这样一个璞玉般的男子。

麦笛在拉高大衣领子的时候望向窗外,窗外是冬至的雨水打在玻璃上,原来冰花是那么凉。终于,她仿佛有些明白,当年那个小丑一样的夏飞。

只有当你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连带着面红冒汗,色盲口吃。

这时候公车突然转弯,麦笛习惯性地想抓住夏飞的手臂。然而那只手在空中划了一道尴尬的弧线,却又重新落回寂寞的衣袋里。

那一刻,她知道有什么东西已经彻底丢失了,她的面颊上有温热的液体滚落下来。

她分明看见,夏飞的胸前靠着他的女友,他有力的双臂弯成熟悉的U字形,而那女子的手,正如她当年一样,安然地放在他的手臂上。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