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让座想到的社会结构与个人意志问题

JerryXia 发表于 , 阅读 (804)

前几天坐地铁,站了好多站后,面前的乘客下了车,就果断坐下了。才一站的路,上来一老人,站在我左侧斜前方,也不是太老的那种,不过也够得上别人为之让座的“标准”,我左边2个中年人没有丝毫让座的迹象,就想着让给老人家坐坐,但我上地铁之前也走了很多路,巨累无比,手上还拎着一袋子东西,就犹豫了几秒。

在这几秒里,脑袋里还真是转了好几圈。热力学上有麦克斯韦妖的形象,我这边姑且搞个周震妖(所谓的脑子里的另一个声音,也就是不同的社会人格所主导的思维侧重点)。我这边想,太TM累了,手里也拎了东西,不方便让座,况且老人对面的乘客都没有让座,还是作罢吧;另一边,周震妖就冒出来说,还是让座吧,别人不让,你得让,要是大家都冰冷冷的,这个社会不就完了?只要我们坚持努力了,肯定有一天,大家都能做到敬老爱幼,世界就完美了。

虽说最终(也就是几秒钟的思考)我还是让座了,但心里头好像憋了点什么东西。

今天看电视节目,关于武侠电影赏析的,有一段分析《墨攻》里的革离的社会意义时讲到“一个革离,仅仅能挽救一座梁城,却还有千千万万的梁城等待营救;也许他的个人力量是渺小的,但如果有千千万万的革离,这样的江湖和世界,将会是风平浪静的景致吧。”这段话意思就很明显了,即便社会很黑暗,但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坚守,总会有光明的到来。它要我们相信,众人皆醉我独醒并不可怕,肯定会有全部清醒的那一天。

这边问题就来了,如果这酒有毒,而就你一人能够免疫,其他人如何醒得来呢?!

这里头其实就是结构与个体的关系。

说个现实点的事,与蚁族、富二代之类类似。我们每个年轻人都应该努力奋斗,向社会上游奋进,但如果整个社会向上的通道都关闭了呢?我们如何还能坚守这样的信念——只要我努力,总会成功的?

清华10%的学生是农村户口,南大这一比例是15%,再看宝洁今年CBD江苏地区招的人,12个人里有7个南大的。(并不是说宝洁多好,但对于应届生来说还是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企业。)从下到上,几乎是一条龙式的配套定点社会选拔结构。如果你家庭出身不好,你就很难受到良好的教育资源,你就很难考取重点高中甚至初中,然后是重点名校,你就没那么容易找到好工作,你就没那么容易获得优质社会资源包括配偶等等,你的下一代将重复你的悲剧,甚至不如你。我记得我们那一届泰中的试验班里,也到处是济川实验的人吧。再进一步,南大同乡里,就几乎都是泰中的吧。(像这样的情况也许并不是中国独有,印度更多,英国也存在出了12个首相的伊顿公学,由于并不亲历,且不做分析。)那,问题明显了,数字也摆在面前,起点不好,几乎意味着未来的晦暗。

之前也与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讨论的是行政主导的教育资源失衡带来的公平缺失,朋友对我就持反对意见。诚然,名牌大学的学生与普通高校的学生、重点高中的学生与普通高中的学生甚至是职高生相比,统计学上,前者应当是拥有更优秀的素质(符合对应社会时期价值判断与社会既定标准的),他们理应获得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资源。但这几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能力分化的呢?是仆一出生!这并不公平。

起点的后人一步,即决定了其能力培养上的不足,对于这样的个体来说,是非常冰冷的现实感受。而对于社会来说,尤其是在现行的人才选拔体制下,僵化的阶层流通结构必然导致社会的整体锁死,死水一潭的格式化社会是恐怖的。也许我们现在的感受并不深刻或是显著,但当有一天,上文的10%变成0的时候,也许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世界也是格式化的,我们的基尼系数也会越来越高,我们的成长,越来越难。

回到正题,当结构出现问题,我们的个体付出与回报就不会呈现正相关,当结构出现反向病态变形,我们大多数的个体意志就会一文不值,个人的坚持只会变成徒劳的努力,根本无法改变个体存在状态。通俗点说就是,我一个人,或即便是大部分人都能让座,肯定还会出现不让座的不和谐,车厢生态肯定还是不圆满的。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不仅不可能去要求或只是希冀出现更多的让座者,只能会是让座者也会变得不让座。

这就是前几天困扰我的让座问题,今天看了电视,生发了点感想,心里压着的思维小石头才落了下来。做个总结吧,我认为只有在健康的结构下,我们才有坚持践行正确价值观的必要与勇气,畸形的结构只会让我们的意志与努力变得苍白无力,无论是有关阶层流通的社会大结构还是有关升学、挤公交的小群体的组织关系。

眼下我国还存在很多不合理结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有了不去努力不去奋斗的借口与理由。趁着现在还有机会(比如,还有10%的农村学习凭着努力挤进北清),我们应当努力向上,争取取得改变这样的不合理结构的资源条件,套用总理的话说,为改变不合理社会结构与构建良好人文秩序而努力。

所以,我还是会继续让座的了,因为我现在还可以相信,现行的社会结构仍有值得期待的理由,我还相信,会有人人都愿意为老弱病残孕让座的一天的。(笑。。。)

所以,对于一些脑残的社会现象(譬如炫富、权利暴力),我们并没有必要去怒不可遏、怨天尤人,他们只不过是畸形结构下的变态产物,我们应当静下心来,学会冷冷地观察,他们被卷入了格式化的个体发展形态中却不自知反而沾沾自喜,反正我对他们是持怜悯态度的。

另外我也非常欣喜地看到,南大、清华都纷纷启动了贫困县励志计划等等,予以落后地区资源倾斜,当然,社会阶层流通结构的通畅需要各方的努力,教育界的作为是远远不够的。但这是一个积极的社会信号,说明有更多的人关注到了这样的结构问题并已经作出改变。

一节课上老师提到是主张官僚资本、国家经济的,这与其下马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我想,正是邓小平同志30多年前努力推进市场化经济改革的尝试才使得我们国家持续了多年的活力,经济与社会莫不如此;现今进一步加强官僚资本无疑只会让日益凸显的社会创新缺失、国企垄断与民企发展困难、权利与资本世袭等问题愈加严重,社会结构更加倒退。联系到温总理任期最后屡次强调体制改革,我相信中央的意志是优化经济与社会模式、打造更加完善的社会结构,我也倾向于相信,是因为政治意志问题而出了事的。

添加新评论